巴特欣德朗鎮鐵鍋

巴特欣德朗鎮鐵鍋

喜歡做料理的人常常會染上蒐集鍋具廚具的「惡習」,我也不例外。家中的刀子鍋子從剛結婚時買的便宜入門款開始一路升級,到現在也算不出換了幾代了。一開始買鍋子刀具都會看流行,流行LC鑄鐵鍋就去買,流行波蘭琺瑯鍋也不要錯過。過一陣子之後就會開始去思考廚具的本質是什麼?於是就會去找「真正行家用的精品」。

我家最常用的平底鍋其實是丹麥Scanpan不沾鍋,不沾鍋是好用但拿來煎肉會因為蓄熱能力不好,不太容易產生「烙印」般的金黃焦香,於是又去買了一把Lodge的鑄鐵平底鍋。鑄鐵平底鍋蓄熱能力是夠好了但是太笨重根本沒辦法拋鍋(Tossing,就是把鍋內的食材拋轉翻面),於是就想來找一支好的鍛鐵鍋(用平面鐵板經過重鎚鍛造成型),當初原本是想買一把Turk的鍋子,台灣有代理商,而且也不貴。

 

Turk的鍛鐵平底鍋這幾年還滿常見的,價格也合理
Turk的鍛鐵平底鍋這幾年還滿常見的,價格也合理

Turk的原廠在德國,剛好朋友阿寶在德國念博士班,基於好奇的心態,就請阿寶在德國幫我看一下德國討論廚藝的論壇上大家推薦什麼鐵鍋(沒辦法我不會德文)。他查了一些資料發現一些德國的廚藝行家都建議:如果一般使用就買TurkGRÄWE,如果想要當傳家之寶的就去一個叫做Bad Hindelang小鎮找當地用水力重鎚手工鍛造鐵器的鐵匠訂做一把鍋子。

德國GRÄWE公司生產的鍛鐵平底鍋在歐洲也受到不少人愛戴
德國GRÄWE公司生產的鍛鐵平底鍋在歐洲也受到不少人愛戴

什麼叫做水力重鎚啊?這個Bad Hindelang是什麼樣的地方?完全沒有頭緒,不過可以當傳家之寶這件事滿吸引我的,於是就繼續追查下去。

Bad Hindelang音譯是巴特欣德朗鎮,這個Bad不是壞的意思,是德文中的「療養地」的意思。巴特欣德朗鎮位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施瓦本行政區,人口只有近五千人,座落在阿爾卑斯山腳下,現在是一個風景很優美的觀光小鎮(所以是療養勝地),差不多就是卡通小天使(阿爾卑斯山的少女)的主角小蓮(海蒂)住的地區的那個模樣(不過小蓮是住在瑞士那一邊)。

美麗的巴特欣德朗鎮
美麗的巴特欣德朗鎮

這個小鎮不只是風光優美,當地的坡度與小河流帶來豐富的水力資源,更擁有優質鐵礦,十六世紀初左右在當地形成了一種「水力鐵匠作坊」行業,為歷史上著名的德意志特殊兵種「國土傭僕」打造兵器。水力重鎚鐵匠作坊簡單說就是利用水車當做動力來源轉動一根大輪軸,軸上有很多凸軸會隨著水車轉動去帶動大鎚用來打鐵,不過除了大鎚是水車帶動的之外,其他工作還是用手工完成。

很難想像對吧,我在Youtube上找了影片,你看了就懂

(這是鎮上另一位鐵匠多年前拍的模糊影片)

而「國土傭僕」的德文是Landsknechte(複數),Land是國土,Knecht為僕人,其實就是指土地上的一般人民所組成的傭兵。這種傭兵可不是一般的死老百姓啊,這是德意志地區在十五到十六世紀的特產,一種戰力高超的萬能傭兵!這種傭兵受過專業的武器訓練,善於使用長槍、戟、長劍、火繩槍….什麼都會用!

15到16世紀德意志地區的特產:國土傭僕。大家可以注意一下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非常多樣化,樣樣都難不倒有萬能傭兵美譽的國土傭僕!
15到16世紀德意志地區的特產:國土傭僕。大家可以注意一下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非常多樣化,樣樣都難不倒有萬能傭兵美譽的國土傭僕!

更厲害的是每四個國土僕傭當中就有一個是「雙酬傭兵」(Doppelsöldner),也就是領雙薪的特戰士兵。雙酬傭兵能夠熟練的使用德式雙手巨劍或燄型雙手巨劍,在兩軍交戰的時候站在前方劈開對方的長槍陣,所以能拿到兩倍的薪水。

15世紀早期的德式雙手巨劍,215公分長,6.6公斤重。據說是用來劈開敵軍的長槍陣用的,不過也有不少人質疑這種用途。

巴特欣德朗鎮上的水力重鎚鐵匠作坊當初就是為了幫國土傭僕打造長槍、戟、雙手劍而產生的地方產業,平常也作一些農具、廚具。隨著時代變遷,大部分的水力鐵匠作坊早就都歇業了,只剩下零星的幾家堅守著五百年來的傳統繼續使用這種方式打造鐵器與鐵鍋,這種傳統製程做出來的鐵鍋用一輩子都不會壞甚至能夠傳承給子子孫孫,在德國甚至有專門收藏百年以上古董巴特欣德朗鎮鐵鍋並且整理後繼續使用的行家呢!

聽到這裡我眼眶都濕了,這種神兵利器怎麼可以不來一把呢?甚至搞不好可以找個鐵匠談一下合作讓我在台灣銷售這種尊貴不凡的鐵鍋啊。於是央請阿寶幫我去找當地的鐵匠(因為他們根本不會或不屑講英文,網站也做得很爛完全沒有英文資訊看來不想作外國人生意)。

阿寶花了點時間找到當地僅存幾家鐵匠的聯絡方式並且一一去信希望能夠有合作機會下單訂做個十支看看。最後只有一位叫做Albert Scholl(亞伯蕭爾)的鐵匠回信答應說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做。這位Albert Scholl出身於當地世代打鐵的Scholl家族,有一個哥哥Franz Scholl也在經營水力鐵匠作坊,不過Franz當初並沒有回信。

Albert Scholl先生的工作坊照片集錦,照片裡面出現的人就是他本人

於是就請Albert傳了他打造的鐵鍋的照片,傳回來幾張拍得很鳥的照片,照片中的鐵鍋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像我這種曾經作過行銷工作的人一看就覺得這在台灣恐怕賣不掉吧。

他當時真的就傳這樣的一張照片來,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神奇之處,而且鍋邊還歪七扭八的
他當時真的就傳這樣的一張照片來,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神奇之處,而且鍋邊還歪七扭八的

台灣人喜歡看起來精緻能夠證明出身的產品,最好鍋柄或鍋底能夠打上一個銘印證明不凡的血統。於是又請阿寶寫德文信過去問是不是能打個銘印呢?Albert的回信很簡單,不行,他不作這種無聊的事情,只要是行家拿到鍋子就能知道這就是巴特欣德朗鎮的鐵鍋!那總能印張卡片請你簽個名證明這你打的吧?不行!那總能有一個紙盒上面有工坊的Logo吧?沒有!

反正回信就是不行跟沒有跟只要是行家收到貨就能知道這是巴特欣德朗鎮鐵鍋。我們也不是什麼行家,但最後決定還是先訂作十把運回來台灣看一下,還得先付錢呢,真的是滿貴的,比在台灣買一隻Turk的鐵鍋還要貴很多(還不含跨國運費),不能使用信用卡只能用匯款,收到款才排進製作日程,而且得等一段時間待Albert Scholl先生通知才知道幾時會出貨。

匯款後幾個月,鐵鍋終於好了,會等幾個月並不是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打造,而是他的訂單都是滿的得慢慢輪才會輪到。運回台灣的過程又發生了很多事就不一一說了,反正我拿到的時候就只是一個紙箱上面捆了一大堆膠帶防止破裂,拿出來一看是很傳統造型的鐵平底鍋,只是意外的有點重,沒有Lodge鑄鐵鍋那麼重,但是比GRÄWE或Turk鐵鍋要重一點。

拿出游標卡尺一量,這巴特欣德朗鎮鐵鍋的厚度是5.5mm,我又另外弄到一支GRÄWE的鐵鍋厚度是3.5mm,難怪會這麼沉手!但還不致於到沒辦法拋鍋炒菜的重量啦。鍋柄與鍋身接合的地方則跟GRÄWE或Turk一樣是用溶焊接合,這種作法比法國的De Buyer那種用鉚釘接合的方式來得耐久。

下方是巴特欣德朗鐵鍋,上方是GRÄWE的鐵鍋,厚度的差異用肉眼就能看出來。請注意右下方鐵鍋邊歪歪的,這不是運送的時候撞歪的,而是這種鐵鍋本來就這樣=_=
下方是巴特欣德朗鐵鍋,上方是GRÄWE的鐵鍋,厚度的差異用肉眼就能看出來。請注意右下方鐵鍋邊歪歪的,這不是運送的時候撞歪的,而是這種鐵鍋本來就這樣=_=
手柄與鍋身之間用溶焊接合,完全沒有再次打磨處理,看起來相當粗糙,對於看慣現代工藝製品的我來說實在有點不習慣
手柄與鍋身之間用溶焊接合,完全沒有再次打磨處理,看起來相當粗糙,對於看慣現代工藝製品的我來說實在有點不習慣

鍋柄尾端並不是現代那種只有轉一次回轉的造型,而是像一些古董收藏級鐵鍋那樣又多了一次反向回轉形成一個優美的S型造型。

前方是巴特新德朗鎮鐵鍋的手柄尾端,後方是GRÄWE的手柄尾端。
前方是巴特新德朗鎮鐵鍋的手柄尾端,後方是GRÄWE的手柄尾端。

鍋邊乍看是圓形,但是仔細看會發現很多地方都有小小扭曲,而且每一把鍋的歪曲部分都不太一樣。如果是GRÄWE、Turk、De Buyer這種大廠的現代化製品恐怕這樣的歪曲都是屬於瑕疵品不能出廠,但是這是工匠一鎚一槌打出來的手工產品,想必要達到標準化應該是不可能,只能說手工感非常重。鍋邊並沒有刻意打磨平滑(但也不致於會割手),整支鍋沒有經過預塗層,沒有烤上植物油塗層也沒有拋光,總之就是一隻很中古世紀風格的平底鐵鍋。

如果不知道背後的故事真的會以為這是一把爛鍋,鍋緣有很多手打不均勻的小扭曲,沒有經過砂磨拋光處理。反正就是手工感很重的鐵鍋啦,小蓮的爺爺應該就是用這種鍋煎蛋吧
如果不知道背後的故事真的會以為這是一把爛鍋,鍋緣有很多手打不均勻的小扭曲,沒有經過砂磨拋光處理。反正就是手工感很重的鐵鍋啦,小蓮的爺爺應該就是用這種鍋煎蛋吧

貨到台灣沒多久,阿寶跟我說Albert Scholl先生又寄了一封信給他,內容包括兩個部分,一個是「如何開鍋」。關於鐵鍋的開鍋方式台灣網路上有很多很玄妙的說法,不過Albert Scholl說拿到新鐵鍋之後首先要找兩個馬鈴薯切片,然後用新鐵鍋加熱不放油一直煎馬鈴薯片,煎過的馬鈴薯片就丟掉,等到煎完兩個馬鈴薯之後新的鐵鍋就沒有那股鐵臭味了,然後抹油正常使用就好。雖然不知道原理何在不過美國的鐵鍋玩家講到新鐵鍋的處理用的字是Seasoning(調味),看來開鍋這件事似乎被台灣一些人以訛傳訛講得太玄妙,重點應該是去除鐵臭味後按照一般使用方法就可以了。

信中另一個部分就是,Albert Scholl說聲抱歉以後不接來自外國的單了!他覺得如果有很多海外的訂單就意味著會做很多同樣規格尺寸的產品,這樣他沒辦法接原本來自歐洲行家們的訂單,而且同樣的產品一直作,他覺得很無聊,掰掰~

所以這十把巴特欣德朗鎮鐵鍋,是第一次出貨到台灣的十把,也是最後的十把!什麼要求都說沒辦法最後還不願意繼續接單的個性工匠我還真沒遇到過,不過這種傳承幾百年的工藝作坊不願意承接同一規格的大量訂單甚至不願意出口到海外的作風我還挺欣賞的就是了,可惜沒有繼續合作的機會了。

說是有十把,但是一把在我家裡,另一把被一個朋友來看了摸擠下說這好東西錢一丟就帶走了。就剩下這八把。

我自己留下一把在家用了一陣子,感想是這隻鍋雖然第一印象覺得相當粗糙但會被德國的廚藝行家視為可當傳家之寶的收藏品並不奇怪。這麼厚實的鍋根本就用不壞,很多比較薄的鐵鍋在高熱下沖冷水洗幾次後鍋底很容易稍微凹凸變形,這鍋完全沒這個問題。其次就是因為厚實鐵料用得比別的鍋多,蓄熱能力更好,所以煎肉排的時候非常夠力,雖然沒有鑄鐵平底鍋那麼夠力但真的也差不多了。重量上只比一般鍛鐵鍋稍重,讓你還能保有一點拋鍋的能力,這就是鑄鐵平底鍋所不能及的了。

造型上當然是很有中古世紀風格,跟一般能買到的大量生產的鐵鍋完全不同,每一把鍋都有或多或少的手打痕跡,不是大型工廠產品那樣規格劃一,優雅的鍋柄造型搭配鍋柄角度與乍看有點粗獷的鍋邊,在使用一陣子自然黏附上油膜之後就會散發一種說不上來的古董情懷,真的是一種只有內行人才懂的風味。

這十支台灣僅有的巴特欣德朗鎮鐵鍋,由巴特欣德朗鎮的鐵匠Albert Scholl使用當地鐵礦與傳承五百多年的水力重鎚工藝手工打造而成。我自己留下了一把在家準備用一輩子,剩下八把就徵求有緣之人了。

東西真的不便宜,而且上面沒有任何Logo或是出品證明書,如果覺得太貴千萬不要買,過陣子我還會弄一批GRÄWE的平價鐵鍋來賣,如果有想要比較平價鐵鍋的到時候買GRÄWE就好。

 

前面是巴特欣德朗鎮鐵鍋,後面是GRÄWE鐵鍋。
前面是巴特欣德朗鎮鐵鍋,後面是GRÄWE鐵鍋。

不過,要能在台灣再次看見巴特欣德朗鎮鐵鍋的機會,恐怕是不會再有了。

後記:請不要再寫信來了啦,賣光光了啊,只能看看以後有沒有緣份了Q_Q,希望有買到的朋友會喜歡這隻粗勇的中世紀風格鐵鍋噢~

 

 

8 Comments

  1. 還以為一把三萬來著… 三千有找真的很便宜,難怪 Albert說沒有下次了。

    • 鐵鍋本來就不是什麼很高貴的東西啊,古代人只有鐵鍋可以用,哪可能是很高貴的東西啊。LC會貴是貴在行銷推廣費用啊XD

  2. 請問版主,這鐵鍋的柄燒久了會燙手嗎?

  3. 請問寄到香港可以嗎?

  4. 請問SIZE是多大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